纳达尔盼费德勒重回巅峰:从全球视角来看,这都对网球有利

拳王阿里和弗雷泽,舒马赫和哈基宁,乔丹和马龙,奥沙利文和亨得利,林丹和李宗伟,梅西和C罗。这些都是体坛著名的伟大对手。

有竞争才有动力,有竞争才有进步。激烈的竞争使一项运动得以超越极限,每一项运动都从经典对决中受益。

网球也不例外。

多年来,费德勒和纳达尔之间上演了一次又一次史诗般的对决。竞争促使双方不断改变和进步,让双方变得更强大。过去10多年来,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三人的竞争使得网球赢得广泛的关注,推动了网球的普及,也使职业网球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作为费纳决的一方,费德勒在今年澳网半决赛输给德约科维奇之后就再也没有打过一场比赛。在最近一次的采访中,纳达尔表示他期盼费德勒能在2021年重回巅峰。

纳达尔说道:“如果他恢复正常,没有受伤,我相信他会全力以赴回来的。费德勒已经证明,只要他身体健康,他就能打出最高水平的比赛。我认为他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身体状态,如果他能在没有疼痛的情况下比赛,他将有非常强的竞争力。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但如果他能带着最好的网球回来那就太好了。

“如果你问我是否愿意成为大满贯的赢家,显然我愿意。但我认为如果费德勒带着斗志回来,我们有这样的竞争对手,这对网球会有好处。我认为这使这项运动变得更伟大,不仅仅从我的角度来看,而是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很有趣,对我们的运动有好处。”

可能有人觉得纳达尔的这番话包含着虚情假意的成分,又或者掺杂着迎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意味,而我则笃信这确实是纳达尔内心的诚实表达。

赢得大满贯是职业球员一生奋斗的目标,首个大满贯更是具有非凡的意义,是人生中的重要门槛。一旦成为大满贯俱乐部成员,球员的心态会有明显的变化,在其后的比赛中会更自信、更放松,从而赢得更多、更重大的胜利。但也有的球员恰恰相反,在赢下大满贯之后会迷失自己,患上所谓“大满贯综合症”。

有大满贯的人与没有大满贯的人,差别主要体现在心态和自信心方面。而像费德勒、纳达尔这样有20个大满贯的人,他们与一满贯、二满贯、三满贯球员的差别在哪里呢?

从0到1,意味着突破和蜕变;从1到20,则意味着越来越大的格局和越来越宽广的胸怀。就好比古代的官衔,知县的眼界可能局限于自己治下的这座小县,皇帝则胸怀天下,而那些名垂青史的千古一帝思考的则是整个世界,甚至人类的未来。

辉煌的纪录终将都成为历史,也很可能被后人超越。把大满贯纪录由20改写为21甚至更多,对于费德勒纳达尔来说固然值得高兴,但多一座或少一座大满贯其实差别已经不大。到了他们这个层级,看到的和想到的肯定与大多数人不一样,冠军、奖金、纪录可能已不再是追求的唯一目标。

比赛总有输赢,像费德勒纳达尔这样的人当然也在乎输赢,但可能更注重享受比赛的过程。对球迷来说,输赢或许已并不重要,只要费德勒纳达尔还上场打球,就比什么都好。

赛场下,他们会更多考虑扩大和提升网球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参与网球,让更多的人从网球中受益。再进一步,则是让更多的人参与到体育运动中去,去体验体育的魅力并从中获得幸福。

体育常和艺术相联系起来,二者都属于文化的范畴,而文化的终极目标是“化人”——把人的整体素质化高。奥林匹克宪章里写道,“每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

当重温上面这段话时,我们内心就会充满崇高、神圣、美好和温馨,真正理解体育竞技并非仅止于简单的输赢,其最高境界应该是审美,让人们从中得到快乐和幸福。

我想,费德勒、纳达尔们当下的心境,大抵就是如此吧?(来源:网球之家作者:云卷云舒)